首頁 > 正文
城帶鄉拔窮根 蹚新路奔幸福 ——山城重慶攻堅“兩不愁三保障”一線觀察

  四月的春風,吹綠了巴渝一道道山樑、一壟壟田地。從“深山老林路難行”到“暢達交通到人家”,從“窮山惡水難斷窮根”到“金山銀山天地更寬”……大山正在生長新希望。

  作為地處西部的直轄市,重慶集聚城市人才、技術等資源“上山下鄉”攻深貧,夯實託底政策防返貧,180多萬農村貧困羣眾實現不愁吃、不愁穿,義務教育、基本醫療、住房安全有保障,全市貧困發生率降至0.12%,告別了區域性整體貧困。

  城帶鄉,喚醒沉睡的大山

  武陵山、秦巴山兩大貧困帶一南一北,集中了重慶全市一半左右貧困人口,“大城市要幫大農村”,重慶走出一條解決“兩不愁三保障”突出問題的脱貧新路。

  近年來,在坡陡、溝深的巴渝羣山中,城市人才、技術、資本等“上山下鄉”,帶動貧困鄉村強基礎、興產業、謀未來。

  仲春是採菌時節,彭水縣三義鄉蓮花村羊肚菌大棚裏一派繁忙景象。貧困户蹇春容兩口子在家門口“上班”,天天圍着羊肚菌“轉”,兩人月收入共四五千元。

  一見到侯春均,蹇春容當着記者的面,豎起了大拇指。“多虧了這個‘產業村長',讓我們在山坡坡上種出了‘金疙瘩'。”

  侯春均把“家底”搬到了蓮花村:投入資金建種植大棚、加工車間,產業鏈落到了田間地頭;拿出技術,研發羊肚菌面、菌湯罐等產品。一改村民們祖祖輩輩“撿些野菌子賣點兒錢”的習慣,創造了一個“一畝地產值兩萬多元”的扶貧故事。

  大山的旖旎風光、優良生態,在城鄉資源融通中被喚醒,曾經受困于山的羣眾,命運正在改變。

  夕陽晚照,青石之間,錯落點綴的粉黛亂子草隨風飄搖……酉陽縣疊石花谷怪石與鮮花的奇異組合,遠近聞名。隨着疫情緩解,景區人氣正在逐步恢復。

  誰曾想到,幾年前,這個“網紅”景區還是一片石漠化區域,農民廣種薄收,脱貧步子邁得艱難。

  “我們立足區位,以開掘川渝、湘鄂城市旅遊消費為重點,滿足四季賞花、休閒觀光的需求,有針對性地進行推廣營銷。”景區負責人周永樂説:“要吸引城裏人來旅遊,光守着石頭怎麼行,還得從生態修復上下功夫。我們請來植物專家,重新培土、培肥,在石頭之間間種適宜花卉,一三產業互動,環境提質升級。”

  重託底,不讓一户掉隊

  城口縣,坐落於秦巴山區腹地。1.02萬貧困學生中,“40”這個數字小得不起眼,卻很特殊。這是全縣因重度殘疾需送教上門的學生人數。

  住上了廉租房,享受低保,不再為基本生活犯愁的蘇碧維還有塊“心病”:12歲的女兒小榮患有腦癱和癲癇,上學的事該咋辦?

  縣特殊教育學校的老師楊梅及時送教上門。12支彩筆、一個搖鈴、5顆積木,這是小榮獨有的課堂。課程從“玩”開始,小榮手部握力不夠,鍛鍊先易後難,先握方木,再握圓球,循序漸進……

  一次音樂課上,過去注意力很難集中的小榮,在聽老師播放《讓我們蕩起雙槳》的旋律後,安靜下來,打着節拍……楊梅説,輔導腦癱孩子尤其需要耐心,小小進步可能就在不經意的細節中。

  “40個殘疾孩子,都有老師‘一對一’送教上門,每週兩個學時,一學年不少於80學時,無論颳風下雨,雷打不動。”城口縣教委副主任徐山情説。

  2020年2月,重慶城口、酉陽等4個縣退出貧困縣序列,至此重慶18個貧困區縣全部脱貧“摘帽”。“當前全市還有2.4萬貧困人口尚未脱貧,2.6萬已脱貧人口需鞏固提升。”重慶市扶貧辦主任劉貴忠説,無論是未脱貧户,還是脱貧監測户,絕對數量不多,但仍是貧困堅中之堅,更是幫扶重中之重。

  已脱貧的要落實“摘帽不摘政策、不摘幫扶”等要求,實現“兩不愁三保障”問題動態清零。在石柱縣勇飛村,3年前摘掉“貧困帽”的徐定英一家,最近突遭橫禍:徐定英的孫女摔倒致顱內出血,兩次住院花了20萬元。

  正當徐家人被重病壓得喘不過氣來之時,健康扶貧再次“援手”,徐家人醫療自付費用不到兩萬元,解了燃眉之急。

  駐村幹部每月還要到徐定英家做“家訪”,重點查訪每學期的教育資助是否落實、C級危房的補助款到賬了沒有……“細緻落實大幫扶,就是為了防止這家人重新滑入‘貧困陷阱’。”石柱縣扶貧辦副主任黃德平説。

  趟新路,向着幸福奔跑

  在脱貧攻堅收官之年,重慶“兩不愁三保障”突出問題已基本解決,但巴渝羣山之間,幹部羣眾奮鬥的腳步並未停歇,他們正不斷摸索提升公共服務、加快產業振興的新路子。

  在政府投入修建11口飲水池,解決“飲水難”問題後,石柱縣同心村羣眾主動提出,建立村人飲協會,以前從未為吃水掏過錢的320户農民自願加入,並按每噸水0.7元的標準繳水費。

  “農民有意願自己管水、護水,政府每年投入1萬元經費補助。村裏人飲設施運行、管護收支相抵還有些結餘,實現良性運轉。”縣水利局副局長陳世權説,同心村的經驗還寫進了縣農村扶貧文件,要在全縣推廣。

  巴渝農村還不斷推開“資源變資產、資金變股金、農民變股東”“三變”改革,這對激發扶貧產業生命力,猶如一場及時雨。

  城口縣棉沙村利用地處城郊的優勢,與外來資本合作,發展倉儲物流、休閒設施租賃,一年向農民分紅近20萬元。縣農業農村委副主任曾稜説,依託“三變”改革,棉紗村搞起了物業租賃,嵐天鄉紅火了鄉村旅遊,修齊鎮擴增了扶貧車間……

  催生脱貧致富原動力。春耕在即,酉陽縣花田鄉山腰水池開閘了,汩汩清流順山勢注入稻田。這裏所產的“花田貢米”綠色、優質,年產值超過3000萬元。

  為更好滿足鄉村旅遊需求,花田還整修梯田輪廓,“結合羣眾意見,設計方案反覆修改不下20回,農户訴求一點不怠慢,景觀細節也不馬虎。大家齊使勁,工作推進才快。”花田鄉黨委書記冉廷彪説,凝聚起脱貧攻堅合力,關鍵要尊重羣眾,引導羣眾。農民懂的東西,就放手讓農民説了算。

  如今的花田,優美的梯田風光吸引了不少遊客,農民吃上了“旅遊飯”,新生活的圖景正鋪展開來。(記者 李勇 張桂林 李松)

編輯: 陶玉蓮
城市相冊
欄目精選
每日看點
重慶正事兒
本網原創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7041147